3

中国的高波动增长

米兰—关于中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正在搅乱全球市场——如此多如此难以回答的问题。事实上,中国的轨迹已经几乎不可能预测,因为其决策者给出的信号令人困惑甚至互相冲突。

在实体经济中,拜外部需求萎靡所赐,出口驱动的可贸易部门正在萎缩。面对欧洲和日本的缓慢增长,美国的平庸增长,以及发展中国家的诸多严峻挑战(除了印度),中国贸易引擎失去了大部分动力。

但是,与此同时,内需的增加保持着中国相对较高的增长率——而与此同时,家庭债务并未大幅增加。随着私人消费的扩张,服务业兴旺发达,为许多人带来了就业岗位。这是健康的经济再平衡的明证。

企业部门的状况喜忧参半。一方面,创新力和活力强大的民营企业正在推动增长。事实上,叶恩华(George S. Yip)和布鲁斯·迈克尔恩(Bruce McKern)在即将付梓的新书中指出,这些创新范围甚广,从生物科技到可再生能源无所不包。最引人瞩目的进步发生在信息科技领域,涌现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联想、华为和小米等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