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土耳其的平衡策略

发自密歇根州东兰辛市——在过去几个星期里土耳其俨然成为了西方-阿拉伯-土耳其三方联合逼迫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放弃权力的急先锋。而此举堪称土耳其在外交政策上的一大转向,因为过去两年里厄尔多安总理领导下的土耳其政府一直都在想尽办法与叙利亚这个共享漫长边境的邻国发展友好关系。

而这种对叙利亚政策的转变同时也令土耳其在对伊朗关系上遭到了相当大的损失,因为后者正是阿萨德政权背后的最重要势力。在土耳其外长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ğlu)一直推行的“邻国无冲突”政策中,对伊关系也是培养对象之一。

在这些新变调之下,我们不妨回想一下几个月前许多美国领导人还在对土耳其的“背叛”耿耿于怀。在他们看来,土耳其重新将外交政策的重点定位在中东穆斯林地区并逐渐远离西方——据信该国对以色列关系恶化以及对伊朗,叙利亚关系的改善正好反映了这一转变。

但许多美国政策制定者和时事评论家都不能(或者不愿)把土耳其-以色列两国关系和土美关系区分开来,于是就把总理厄尔多安谴责以色列封锁加沙地区的言论解读为土耳其为讨好阿拉伯邻国而不惜牺牲对以甚至对整个西方关系的例证。土耳其在伊朗铀囤积问题上尝试调解西方大国与伊朗的举动并未受到西方的欢迎;美国甚至在调解有望时出手搅局。而土耳其随后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反对对伊施加进一步制裁的行为似乎也证明该国正在推行一个“伊斯兰”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