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没有幻想的希腊

雅典——“希腊有史以来代价最昂贵的局部政府改组”,这至少是形容9月20日希腊大选结果的一种方式。事实上,除去极少数例外,同样的部长又回到了由同样奇怪的党派组合(即左翼联盟和规模略小的右翼独立希腊人党)支持的同样的政府职位,而且得票率仅仅略低于前任政府。

但表面的连续性很容易让人对形势产生误读。尽管支持政府的选民比例相对未变,但7月5日公投中就附带严格紧缩条件的“救助和遮掩”贷款投票的610万希腊选民中有060万都没有参与选举投票。短短两个多月就损失这么多选民反映了选民情绪从热情到忧郁的戏剧性变化。

上述差异反映出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首相所获授权的变化。去年1月我和他并肩战斗时,我们要求选民支持我们结束将希腊推入深渊并成为欧洲标准模版的紧缩政策。而9月20日再次当选的政府任务完全相反:即推行有史以来毒性最大的“救助和遮掩”援助计划。

新任齐普拉斯政府对此非常清楚。齐普拉斯明白他的政府如履薄冰,财政计划没有成功的希望,部长们实际非常反感改革议程。尽管选民明智地选择了他和他的政府而没有投票给保守反对派,但推行一项绝大多数希腊人厌恶的紧缩计划的现实将会考验公众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