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特朗普的德国必修课

发自慕尼黑——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发言批评德国的经常账户巨额盈余,认为这是德国操纵货币的结果,但这次他搞错了。虽然德国相当于GDP8%的外部盈余确实庞大——但却与货币操纵无关。真正的罪魁祸首其实是南欧地区的通胀信贷泡沫,欧洲央行的扩张政策和美国银行向世界出售的金融产品。因此与其责怪德国,特朗普不如将注意力放在本国机构身上。

德国贸易顺差的根源其实是德国货物的售价过于低廉。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政府基本上是对的。欧元相对于美元来说太便宜了,德国为欧元区内贸易伙伴制定的价格又太便宜了。这种低估增加了其他国家对德国货物的需求,同时又令德国不愿进口跟其出口额相当的货品。

欧元目前与美元的比价为1:1.07,但经合组织测算的1欧元购买力平价相当于1.29美元。这意味着欧元被低估了17%。而如果采用高盛公司自2013年开始应用的计算公式作为基准并撇除自那以后的实际升值的话,德国在欧元区内又会再便宜19%。总而言之,这意味着德国的货币被低估了近1/3。

所以德国产品被低估的事实是无可争议的。问题是为何汇率会远离基本面。

欧元区低估的根源在于1995年马德里首脑峰会后在南欧发行和使用欧元所引发的通胀信贷泡沫,导致这些经济体大幅度降息。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利率都下降了约5%,而希腊则下调了约20%。

欧元带来的廉价国外信贷使这些国家的政府和建筑业得以以高于生产力增长的速度来提升工资水平,从而导致物价上升而制造业竞争力下降。当时处于深刻危机中的德国为了和《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要求保持一致,将通胀率维持在低位,所以相对来说就变得越来越便宜。

相较之下欧元的低估则有两个根本原因。:一是欧洲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特别是其动用2.3万亿欧元新发行货币用于购买欧元区证券的量化宽松政策。

这其中有部分资金流向国外寻求更高的回报,从而导致欧元贬值。这其实是一种间接操纵货币的形式。但应该指出的是,尽管遭遇了德国联邦银行的激烈反对,欧洲央行理事会依然通过了量化宽松以及其他扩张措施,因此德国也不应为该政策负责。

而欧元低估的第二个根本原因则在于那个特朗普总统主政的国家。由于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金融业得以在近几十年间为国际投资者提供一大堆诱人的金融产品。这在推高了美元价值的同时也长期削弱了美国的出口竞争力,正如伦敦金融城提供的金融产品在对其欧盟成员国资格毫无异议的年代里推高了英镑,打击了英国出口那样。

经济学家在这种情况下会将其称之为“荷兰病”,因为1960年代荷兰天然气工业的崛起给荷兰盾带来了上升压力,从而令制造企业大量倒闭。一个国家向世界其他地区出售天然气还是金融产品都不重要;关键是成功的行业通过引发实际汇率升值而挤出其他行业。因此如果美国总理特朗普想对美元对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影响表示哀悼的话,他应该在把眼光放在华尔街而非德国。

他也应该考虑到那些极大影响了美国出口部门的美国金融产品有时只是空头支票,而不是合法的投资机会。前总统卡特和比尔·克林顿都曾推动地产经纪人援引《社区再投资法》来帮助美国穷人通过慷慨的贷款实现自置居所,即使他们从一开始就清楚许多这类借款人永远都无法偿还这笔钱。

经纪人转手将这些债权出售给银行,银行反过来将其打包成不透明的资产支持证券,然后以虚假AAA级评级分售到世界各地。“愚蠢的德国资金”——华尔街用这个词汇来指代那些为美国社会政策融资的资金。

在这场骗局终于在金融危机中暴露无遗。2010年,德国政府不得不通过建立两家坏账银行来接管这些有问题的金融产品,并为其他银行提供共计2800亿欧元的援助金。从这个角度来看,许多交付给美国的保时捷,梅赛德斯和宝马汽车根本没有换回来钱。而美国总统在威胁与德国进行贸易战争甚至沉迷于Twitter骂战之前,应该好好想想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