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不自由的民主还是不民主的自由?

坎布里奇—怎么会变成这样?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唐纳德·特朗普成为总统的可能性就从荒唐的猜测转变为可怕的可能。一个政治经验如此缺乏、对事实如此漠视的人是如何如此接近白宫的?

在一篇广受讨论的文章中,安德鲁·苏利文(Andrew Sullivan)最近指出,“民主过多”是特朗普崛起的原因。在苏利文看来,政治建制被极右翼反智主义和极左翼反精英主义“拍死在沙滩上”。与此同时,互联网放大了愤怒和无知的影响力。如今,在政治中起作用的不是实质或意识形态;而是愿意表达出人们最肮脏的不满——而特朗普毫无疑问擅长这一点。

迈克尔·林德(Michael Lind)在其深刻的回应中指出,苏利文颠倒了逻辑:真正的罪魁是“民主过少”。他指出,特朗普在相信“像我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话语权”的选民中最有市场。

而为何越来越多的选民有这样的感觉事出有因。如今,一些最重要的政治决定由技术官僚做出。即使在当选代表仍有决定权的政策领域,也很少体现公民的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