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共和党人的痛苦

华盛顿——对美国共和党而言这是一个严峻的时期。尽管该党多数普通党员已经接受唐纳德·特朗普作为本党总统提名人,但共和党国会议员却发现很难接受特朗普作为他们的领袖。这样的故事在美国政界以前从未发生过。

相信那些不接受特朗普(或对此表达过疑虑)的共和党人意在坚持原则或许能让人比较好过。但尽管他们或许对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和他是否适合担任总统忧心重重,但多数人更担心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会影响他们的政治前途。他们在对特朗普缺乏经验、不可预测和举止粗俗的担忧以及他深受选区内众多选民喜爱的矛盾现实中纠结。尽管所有人都在热议共和党团结的话题,但该党54名参议员中仅有11名表达了对特朗普的支持。而在众议院,246名共和党议员中则仅有27名表态支持特朗普。

即使特朗普未能在提名争夺战中胜出,本年度共和党对参议院的控制同样有可能被削弱。共24名共和党参议员今年面临重选,这一数字比往年都高,且其中至少10位有可能在重选中告负。这些参议员中仅有6人支持特朗普。

共和党、民主党和无党派人士对特朗普共同的主要忧虑是他对总统有关事务不甚了解,而且还异乎寻常的固执己见、冲动和鲁莽。他毫无愧疚地利用种族主义来推进自己的野心,谴责他的人担心他与大量的少数族裔群体交恶,这在上述批评者看来同样无法接受。指责穆斯林移民应对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一家同性恋酒吧内发生的导致49人死亡的枪击案负责(而实际情况是枪手像特朗普本人一样出生于纽约皇后区)就是他这种伎俩的最新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