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西洋关系漂移

柏林——在莱茵河两岸和布拉格,北约和欧盟将在四月初向新上任的美国总统致敬。漂亮的照片和故弄玄虚的讲话将充斥着大西洋关系的未来——换句话讲,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但在斯特拉斯堡和布拉格峰会召开之前,G-20峰会将考验大西洋关系。巴拉克·奥巴马当选的本意是要改变当前局势——至少人们曾经希望能够如此。人们希望能阻止、甚至逆转乔治·W·布什总统执政八年里大西洋关系的疏离趋势。由于全球经济危机让美国和欧洲的分歧处在紧要关头,这样一种希望正在慢慢地消失。

当然,伦敦峰会结束时,因为没有人能够承受失败的代价,聚在一起的领袖们将发表一份联合声明。但分歧仍将继续存在下去。美国希望借助更大规模的财政援助来解决全球危机,欧洲则更关注金融监管改革,而对扩大财政援助的目标不感兴趣。最后人们会达成公式化的妥协让步,把美欧双方的意见都写进最后的声明里。

而后媒体会夸奖各自政府的“勇气”和“自信”,把结果描绘成一场“局部的胜利”。但对1929年以后最严重危机做出有效全球反应的努力将会半途而废。在这样一场战斗中,还没有出现真正的领导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