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厌恶中的贸易

纽约—2011年7月挪威大屠杀和最近威斯康星州奥克利克(Oak Creek)袭击锡克教徒事件都是想把世界带回他们的新纳粹梦想的右翼极端分子所为。类似地,实施了201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的伊斯兰极端分子也将其他宗教和文化视为威胁。但如果你认为我们的领导人没有在憎恨上火上浇油,那你就想得太简单了,他们的“沙文主义”无非更加文明些罢了。

你可以问问日本人,20世纪80年代,他们一直在猛烈抨击邪恶贸易者。你也可以想想现在层出不穷的妖魔化印度人的反对外包的批评。

这些都不是新鲜事。日本在二战中的累累恶行很容易地就将美国人民关于1924年移民法和其他旨在将日本人和中国人驱逐出美国的联邦立法以及加利福尼亚州1913年侨民土地法等种族主义州立法的公众记忆抹去了。随着战争的爆发,日裔美国人被剥夺了自由,关进了集中营。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沃伦(Earl Warren)为此叫好,而正是这个沃伦十年后在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任上主导废除了美国黑人种族隔离政策的核心——隔离但平等(separate-but-equal)。

20世纪80年代的反日风潮发展得很快。许多美国人担心,正如19世纪是英国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21世纪将是日本的世纪。但是,和英国人和美国人不同,日本人的崛起是不光彩的,是通过大量向美国出口以及不公平地将美国货排除在其本身国内市场之外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