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负债民主国家的三条道路

发自芝加哥——典型的投资手法讲究先在短期内支付一定成本,然后获取长期收益,但民主国家的政府往往都缺乏制定类似决策的动机。倘若要在民主制度下实施这类投资行为的话,要么需要一位勇气可嘉的领导人,要么要求选民能明白回避这类痛苦决策所导致的弊端。

有勇气的领导人堪称凤毛麟角,而那些信息充分而且富有参与精神的选民也为数不多,因为那些提供给选民的所谓专家意见本身都模棱两可。不同学派的经济学家都发现就任何政策的必要性达成共识非常艰难。比如说关于政府支出的激烈争论:它究竟是唯一能将萧条拒之门外的手段,还是一条毁灭之路?最终这些争论无法达成任何共识,中间派选民根本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方,而政策选择最终往往会走上避重就轻的道路——直到碰壁了为止。

发达国家逐渐堆积的债务(其实早就在迅速增长,只不过最近这场大萧条将其推到了几乎无法维持的境地)就反映了类似的算计。民主政府着手应对由竞争性市场所引发的经济下跌风险,而公众也对此表示赞赏——不管它是通过支出来创造就业,还是拯救那些在资产负债表中拥有有毒债券的银行。

就算不作为(或者是着眼于长远的行动)才是最佳政策,但对那些通过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客来说这可不是一个选项,选民希望他们能有所行动,于是无法避免地意味着采取一些追求短期效应的行为。同情心泛滥的媒体大肆渲染那些关于失业或者无家可归的心碎故事,使得那些反对政府干涉或者建议采取长期性措施的人看上去就像冷血动物。民主制度一般都是温情脉脉的,而市场又总是残酷无情;于是政府出现,填补了其中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