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欧洲的下一个大错

普林斯顿——在当年架构欧洲货币同盟时,欧洲国家的政治领袖们并没有把所有隐含后果一一想透,这就有了后来的几大设计缺陷。更有甚者,吃一堑却未长一智,如今,他们的后继者正打算用同样的方式打造欧洲政治同盟。

金融危机的逻辑迫使欧洲进一步加深一体化,这意味着,需要为政治表达找到一种新机制。恰恰就在危机之前,欧盟普遍受到“民主不足”的诟病。如今,许多欧洲人都因痛苦的财政瘦身而对欧盟破口大骂,上述诟病声浪日高,让欧洲各国首脑们觉得必须马上着手应对。

屋漏偏逢连夜雨,欧洲其实还有另一个不足:政治领导力的不足。20世纪中叶那些半神式的领袖——邱吉尔、阿登纳、戴高乐——如今后继无人。欧盟让民众联想到的首先是暮气沉沉的官僚作风和技术官员主导的冰冷理性。

对于这个不足,欧洲官场想出来的应对办法是改革欧盟委员会,让其变得更民主。欧盟委员会现任主席巴罗佐(José Manuel Barroso)建议,在下界欧洲议会选举之时,让意识形态立场相近的政党结成更紧密的政治“派别”,联合提名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这样一来,选民就可以更直接地选举新一届欧盟行政首脑。他们会觉得好像在选举一届政府一样。而政治家们为了胜选,就有动力去提升自己的感召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