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债券基准之争

发自东京——一些知名的机构债券投资者正将其焦点从传统的基准指数(通过市场资本总值来衡量各国债务问题)转移到GDP加权指数。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世界最大的固定收益投资公司之一)和挪威政府养老基金(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最近都在朝这个方向行动。但存在这样的风险——即有一些投资者会忽略一个基准指数存在的目的。

基准指数的存在是用来反映中位投资者观点的。对很多投资者来说——包括那些能意识到自己并不够老练以及尚未意识到这一点的——与基准保持一致是种明智的指导方针。而这也是有效市场假说(efficient markets hypothesis)的一种体现。

无可否认,持有效市场假说理论者通常会太过迅速地去否定击败基准的可能性。在2003至2007年间由信贷催生的热潮中,判定高外债国家(尤其是在欧洲)缺乏支付足够高的回报来补偿风险并不是这么难的事情。或者换另一种(更艰难的)说法,在严重跌价之后,同样这几个国家大幅打折的国债在2012年初应该相当适合买入了。

然而,使用较被动投资策略的大部分投资者反而回报更高,尤其是考虑到高额管理费用和积极型管理基金的大量失误。基准指数给那些认为自己无法击败中位投资者的人多一个选择,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客观的标准,通过这种标准投资者可以判断那些积极型资产管理经理人的真实表现。此外,指数中使用的同样权重也可以被用来计算市场上的平均利率或主权利差,而这反过来可以显示投资者对风险的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