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瑞典化

今天的欧洲,反犹太主义、反犹太复国运动和反美主义日益疯狂,联系也愈加密切。它们起源于一种盲目,还与疏远、内疚和美以两国的恐惧奇怪的混杂在一起。

成百上千万欧洲人拒绝把以色列视作为生存而战的国家。以色列不能失掉一场主要战役,因为这就意味着犹太民主国家的终结。但很多欧洲人相信以色列有着本质上的错误:他们从不妥协,宁愿用武力解决政治问题。

欧洲对美国的看法也非常相似。看看欧洲,很多欧洲人说,我们已经消除了战争、危险的民族主义和独裁专政,建立了和平的欧洲联盟。我们不发动战争,我们进行谈判。我们不会在武力上浪费资源。世界其它国家应该向我们学习和平共处,而不给其它国家造成威胁。

身为一名瑞典人,我一生听到过太多这样平静的夸耀:说中立的瑞典是精神上的超级大国。如今这样的吹嘘成了整个欧盟的理念。我们是最有道德的国家。我把它叫做欧洲的"瑞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