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俄国的复兴

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的领导下,俄国的国家复兴和全新自信并不是俄国闭门造车的产物,而是真实地反应了俄国所处的顺利的国际环境。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令人望而却步,美国深陷在伊拉克和中东问题中无法自拔,而西方世界在如何对待俄国的问题上态度也相去甚远。

普京政府非常愿意利用如此有利的环境。尽管克里姆林的某些举措似乎明确而合理,但另外一些做法却难以得到合乎情理、高瞻远瞩的赞誉。

举例来讲,如果考虑到其所拥有的能源资产和管线容量,俄国在欧洲天然气输送市场谋求所有权股份的愿望合情合理、无可厚非。与此相似,俄国在能源丰富的中亚各国扩大影响的目的是巩固自身主要能源供应国的地位。俄国向世界宣称自己是独立于西方王国之外的主要力量,并推动建立了拥有中国和多数中亚国家参与的上海合作组织。事实上,俄国对俄中关系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这代表着其外交政策的一次战略性革命,尽管目前还不清楚俄国究竟希望俄中关系发展到何种地步。

但欺凌格鲁吉亚、摩尔多瓦,支持哈马斯或纵容北朝鲜似乎并不是出于俄国长远利益和战略需要的指引。导致上述行为的更像是简单、纯粹的不怀好意。俄国对格鲁吉亚的高压和对格鲁吉亚国内两个未获承认的共和国¾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及阿布哈西亚分离主义运动的支持进一步点燃了狂热情绪,很可能破坏本已岌岌可危的北高加索地区的稳定。如果不稳定因素最终引燃了战火,俄国会发现自己很难逃避战争带来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