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锚定阿拉伯觉醒国家

伦敦—所谓阿拉伯觉醒(Arab Awakening)国家的经济状况正在快速恶化。埃及现金告急——在最近的援助贷款之前,货币储备只能维持不到三个月的进口——预料会出现未来短缺的埃及人纷纷囤积燃料和食品。停电越来越频繁、时间越来越长,这表明这个正在经受大规模失业、普遍的排斥感和大量贫困的国家境况还会继续恶化。

短期宏观经济稳定是奇迹和其他阿拉伯觉醒国家当下最要紧的事项。但是,从中期看,当前秩序的可行性才是重大问题——不仅阿拉伯觉醒国家是如此,整个北非和中东地区都是如此。

兹事体大,阿联酋新月石油公司(Crescent Petroleum)的贾法尔(Majid Jafar)在最近的死海中东和北非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 on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上提出的担忧是正确的。受1945年西欧马歇尔计划的启发,他提出了一个阿拉伯稳定计划(Arab Stabilization Plan),颇值得赞赏。大规模合作行动的需要是迫切的。但马歇尔计划是正确的模式吗?

马歇尔计划是一套宏观经济战略,包括大规模资本转移以帮助制度发展良好的国家重建被战争摧毁的工业产能和基础设施。但阿拉伯地区需要的是基于项目的微观导向大手笔治理投资,这必须以商业环境的深度改革为条件,该地区的商业环境被公认为世界最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