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谁的经济改革?

巴黎—结构性改革和财政整合一起成了欧洲新咒语。国际组织和欧盟机构将结构性改革视为经济复苏、增长和缓和失业之痛的先决条件。

事实上,希腊政府和“三驾马车”(IMF、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之间达成的协议包括了一份48页的详细改革清单。非所有国家都有如此之长的待办清单,但自从2010年欧盟新立法被采纳以来,所有国家都收到了具体建议。比如,意大利收到的提要包括了关于公共管理效率、反腐斗争、银行部门公司治理、劳动力市场、学校、税收、开放服务部门以及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建议。

平心而论,欧洲国家迫切地需要实施深度改革。萎靡的生产率增长和顽固的失业证明,它们的经济需要全面转变。但如果说这给出了改革的理由,那么它并没有给出勾勒有效经济复苏计划的足够的基础。

设计改革战略要求解决两个问题。一是目的问题。成功的社会是多元化的。有的地方不平等,有的地方平等。有的地方珍视大型福利国家,有的地方缺少福利。有的地方依赖全面集体一致,有的地方根本不考虑这一点。有的地方以公平交易为基础,有的地方依靠回头客。学者用“五花八门的资本主义”来刻画不存在单一成功模板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