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先知和人民委员

    莫斯科amp#45;amp#45;先知在他们的故国是没有荣誉的。但是莫斯科刚刚见证了索尔仁尼琴死后不同寻常的待遇。索尔仁尼琴曾经是一名异议人士,著作包括amplt;amplt;古拉格群岛ampgt;ampgt;以及amplt;amplt;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ampgt;ampgt;。他获得了近乎国葬的待遇,普京总理在葬礼上担任主持。

    因此,即使在身后,索尔仁尼琴好像也是一个需要人们加以思虑的人物。但是他是否就与其巨著中自由化观点保持一致呢?

    不幸的是,俄国的艺术总是被用来加强强权的自恋。索尔仁尼琴被这样利用了两次。自相矛盾的地方是,在苏联时代,他的艺术一度被用作解放的力量,因为赫鲁晓夫允许出版amplt;amplt;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ampgt;ampgt;一书,目的在于巩固其反斯大林的政治解冻。但是,在如今本应当是自由和民主的俄国,索尔仁尼琴由于其民族主义和东正教救主即将降临之信仰及其对西方所谓颓废的轻视而被捧上了天。而所有这些论调都是普京当局每天大肆渲染的。

    老苏联已经彻底瓦解;纵然勇猛努力,即便普京人等也无力恢复列宁、斯大林以及老苏联众神。但是克里姆林宫知道,当俄国转向其新的、靠石油出口驱动的独裁政治的时候需要有些东西来取代他们。作为苏联时代最为着名和勇敢的异议人士之一,索尔仁尼琴现在好像肯定成为普京主义举足轻重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