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和平进程的另一半

普林斯顿—美国的官员们通常不遗余力地强调中东“和平进程”中的“进程”。只有在连任总统的最后18个月任期或在中东的武装接触之后,美国才开始真正关心起“和平”。

这种模式似乎也表现在美国主办的,将于下周在马里兰州的安纳波利斯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议上。而与1991年在美国领导的海湾战争之后所召开的马德里会议不同,这次的会议是在公认美国在伊拉克的努力失败的情况下召开的。

假设布什政府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是严肃的,那么美国就必须要有一个“B计划”以备和谈破裂之需。对巴勒斯坦人而言,他们主要关注的是如何避免和谈(一旦)破裂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与将2000年戴维营和谈破裂的责任归咎于阿拉法特的克林顿总统不同,布什政府必须实践承诺,不责备任何一方,也不允许任何一方以和谈破裂为由推进自己的战略目标。

巴勒斯坦的谈判者们总是不得不在三件事情上保持平衡:历史权利、目前现实和行使否决权的代价。对于巴勒斯坦人而言,历史权利(解放巴勒斯坦的土地,确保难民重返家园的权利,并坚持一个真正独立国家的原则)的代码是“国际合法性”。对于巴解组织和哈马斯而言,它所指的是各种联合国决议和国际公共舆论,这些对于各西方大国和阿拉伯及伊斯兰的领导人而言不过是纸上谈兵。他们的声明只会引发不切实际的希望,从而让巴勒斯坦谈判者们坚定自己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