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另一个欧洲的1968

华沙—在巴黎、西柏林、伦敦和罗马,1968年春天最重要的景象就是学生抗议反对越南战争。在华沙,学生们也在抗议,但其原因却与他们西方的同侪不同。年轻的波兰人并没有走上华沙街头高呼“胡、胡、胡志明”以支持越共,而是去抗议令人窒息的共产主义统治,捍卫他们国家的自由和文化。

年轻的波兰人没有高喊胡(志明)的名字,而是将鲜花献到Adam Mickiewicz的纪念碑前。他是十九世纪的一位诗人,他创作的歌颂自由斗争的戏剧 Forefathers Eve 在最近被宣布为颠覆和反苏维埃的,并被禁止在华沙国家剧院演出。

这只是四十年前那个反叛的春天里,东、西欧学生之间的一些不同之处。虽然这是同一代人所掀起的两股叛逆潮流,并都采用了游行和静坐示威的形式,但在铁幕两边的学生们的叛逆行为却是异大于同。

当然,不同的背景是造成差异的原因。西方学生的出发点—言论和集会的自由、意识形态多样化和民主政治体制—对于他们的东方同侪而言几乎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