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用尼克松的办法解决伊朗问题?

华盛顿—把船上的躺椅换掉救不了泰坦尼克号。为越南谈判的谈判桌形状争执不休对于结束这场恶性冲突也无济于事。尽管如此,不少美国总统仍然凭借大幅改变与敌谈判的方法在不发动战争的情况下解决了国家安全问题。如今,伊朗和谈判也需要作出此类大幅改变。

193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与苏联外交部长李维诺夫进行了个人谈判,这便是两国外交关系之滥觞。1959年,艾森豪威尔邀请赫鲁晓夫访美,开了苏联领导人访美之先河。20世纪60年代,华沙美中双边会谈一直没有取得进展,直到尼克松及其国务卿基辛格另辟蹊径,在巴基斯坦的协助下与中国开展了更加直接的交流。

与伊朗就其核计划所开展的国际谈判也需要引入新概念、扩大谈判日程。上个月的伊斯坦布尔会议达成了积极意向。双方决定应该避免相互指责和毫无助益的扯淡。通向温和目标的初步一致的大门已经敞开了。

但是别指望可以在缺少美伊直接对话的基础上开启新篇章。与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及德国(P5+1)的谈判只是一种形式,刻板而不可能达成突破。伊朗人觉得对方人数太多,安排变数太大,颇有孤立之感。美国需要重新安排更能让伊朗妥协的谈判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