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国的下一轮解放

塞格莱娜·罗亚尔反败为胜,成为明年大选社会党的旗手。不过她的胜利只是一场法兰西数十年来未曾见过的激烈政治争论的一部分。随着明年议会和总统大选的到来,赌注之高不亚于之前现代法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转折点。

当前争论的一个罕见特点在于一群公共知识分子,如雅克·马塞勒、尼古拉·巴维莱兹、艾利·科恩和史蒂芬尼·罗兹等,全都不认同法国超然世外的陈腐观念(即所谓的“法国式的例外”)。他们的思想处在一个日益扩大的认知前沿,即法国必须直面世界的真实挑战,而不能按照法国人自己的意愿歪曲它们。也就是说,要接受并适应全球化。

法国当然有能力适应。法国人口只占全世界的1%,经济规模却排名第六,国际贸易排名第四,商品和服务的出口则排第三。巴黎证券交易所挂牌的最大公司中超过40%是外国公司。甚至,每七个工人中就有一名受雇于外国公司,而英国则是十分之一,美国是二十分之一。生产力也相对较高,每小时33美元,英国只有27美元。

此外,面向快速发展的新兴国家的出口会给法国带来极大的收益,因为法国生产的高增值商品比南欧国家的更具竞争力。后者的出口商品更接近于领先新兴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