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西藏人

西藏人是否命中注定要重走美国印第安人的老路? 他们是否最终会被贬低为一个旅游景点,向游客兜售曾经代表着一个伟大文化的廉价纪念品?那种悲惨的命运越来越有可能成为现实,而奥林匹克年已经被中国政府镇压藏人反抗的行动弄得变了味道。

中国人肯定逃脱不了干系,但西藏的命运却不像单纯的半殖民地压迫那样简单。有一点经常被人们忘记,那就是众多西藏人,特别是在大城镇中受过教育的西藏人,在20世纪中叶实现西藏社会现代化的愿望如此迫切,以至于他们把中国共产党视作了反抗圣僧和蓄奴地主的同盟。20世纪50年代早期,年轻的达赖喇嘛自己就曾被中国的改革所感动,写下了赞颂毛主席的诗篇。

唉,中国共产党不仅没有改革西藏的社会和文化,反而最终摧毁了它。宗教被打着官方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旗号所摧毁,僧院和寺庙则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夷为平地(这种破坏常常是在西藏红卫兵的协助之下)。游牧部落被迫居住在丑陋的混凝土建筑物中。西藏艺术则成了被冻结在官方推广的“少数民族文化”传说中的象征与符号。而达赖喇嘛和他的随从则被迫逃到印度定居。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TmLA5t9/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