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银行大劫匪

纽约——对美国(以及其他许多发达国家)经济来说,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过去5年来,银行家得到了巨量资金。在美国,向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备案的银行所获得的资金多达惊人的2.2万亿美元。照此来算,在未来十年中,这一数字将达到5万亿美元,远远高于奥巴马总统及其共和党反对者所愿意削减的政府赤字数量。

这5万亿美元不会投资于公路、学校和其他长期项目,而是将直接从美国经济转入银行高管和职员的个人账户。如此转移支付与向其他所有人征税别无二致。银行家对如今的金融和经济困境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却是唯一不用因危机遭受冲击的群体(从很大程度上讲,反而会因此受益),这真是天大的不公。

从跟多方面看,主流巨型银行是个谜团。(如今)人人都知道,它们运作着十分复杂的报酬机制,掩饰低概率、高影响的“黑天鹅”事件,并从隐性公共担保安全网中免费渔利。过度负债,而不是高超的技艺,才是它们的利润源泉,雇员因此获得了高得离谱的报酬,而当它们出现巨额损失时,又有股东和纳税人替他们兜着。

换句话说,银行们承担风险,成功了获得奖赏,失败风险则转移给了股东、纳税人甚至退休人士。为了保卫银行体系,美联储将利率维持在人为的低水平;而最新的披露表明,它还向银行提供了1.2万亿美元的秘密贷款。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的主要功能是替银行家隐瞒了风险暴露,从而获得巨额奖金(而不是吸引借款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