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超级强国的坠落

现在,世人应当认真听取以色列和韩国所言。它们所指的完全就是国际体系中结构性转移,那就是从单极世界向多极世界的转移。

以色列人正在重新发现欧洲。他们直觉地感到,他们无法再依赖于由美国的综合积极和消极支持所代表的绝对安全保证。黎巴嫩战争对于以色列而言极为沮丧,加速了这一微妙的变化。目前,在该地区收拾残局中,欧洲及其不同的分遣机构正在扮演领导者的角色。

当然,美国还是以色列的人寿保险单,但是,即使不是以色列社会,以色列外交官也开始认为外交联盟的扩大和多样化是关键的。中东问题四方(美国、俄罗斯、欧盟以及联合国) 过去向来被视为“三加一”。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欧洲和俄罗斯不再把它们自己视为二等国家,因为美国,不要说以色列需要它们。

至于韩国,他们指望中国处理朝核危机。他们也透过让美国显得关键但并非独霸的棱镜来观察世界。最近,一位韩国高官以在朝核问题上的重要性的顺序从高到低列举了各国。中国第一,接下来是美国、俄罗斯、日本以及韩国,而欧洲则榜上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