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欧洲的价值观危机

纽约——仇外心理和极端主义是深刻社会危机所表现出来的症状。2012年,极右翼的金色黎明党在希腊议会选举中赢得21个席位,右翼的尤比克党在我的祖国匈牙利站稳脚跟,而国民阵线的马林·勒庞在法国总统选举中得到支持。右翼力量得到的支持越来越强无可避免地得出一个结论:欧洲大陆长期的财政危机正在威胁到欧盟本身的价值。

当还停留在美好愿望的时候,欧盟这个有诱惑力的想法激发了包括我在内很多人的想象力。我将其视为开放社会的化身——主权国家联盟为追求共同利益自愿放弃部分主权组合在一起。它们拥有共同的历史,法国大革命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传统。以大革命传统为基础,各会员国不受任何国家或民族的控制,在平等的基础上缔结联盟。

欧元危机已经彻底改变了欧盟的性质。欧元区不再是自愿组成联盟,仅仅靠严厉的规则才得以勉强维持。欧盟各国已经不再平等,相反却等级森严,核心国家任意决定政策,而外围国家只能俯首听命。联盟各国已不再团结友爱,而是相互间充满了敌意。

一体化进程的倡导者是一小群有远见的政治家,他们信奉开放社会原则,践行卡尔·波普尔所谓的“渐进式社会工程”。他们清楚不可能尽善尽美,因此制定了有限度的目标和确定的时间表——籍此来调动进一步采取行动的政治意愿。他们清楚地知道目标实现后其不足之处必定会很快暴露,进而敦促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欧洲煤钢共同体正是通过这种方式逐步转化为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