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欧元区的最新缓刑

纽约——正如一位被判死刑的犯人一样,欧元区又获得另外一个在最后一刻延缓执行的机会。它挣扎的时间又长了一点。之前有四场“欧元危机”的峰会,每一场峰会结束,各类市场都会欢呼庆祝,直到它们明白根本问题还尚未解决。

这次峰会带来了好消息:欧洲各国的领导人终于意识到欧洲借钱给银行来拯救主权国家,借钱给主权国家来拯救银行的措施毫无成效。同样,他们现在也认识到紧急援助贷款使得新的贷款者的资历高于其它债权人,这恶化了个人投资者的处境,他们只会要求更高的利率。

难以理解欧洲的领导人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才看清这么明显的问题,而这一问题比15年前的东亚危机表现还明显。但是协议中缺失的部分比存在的部分更为重要。一年前,欧洲领导人们就承认如果没有经济增长,希腊的状况便无法得到恢复,并且只是通过紧缩政策经济不会得到增长。但是几乎没有采取什么实际行动。

如今欧洲领导人建议要将欧洲投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这属于约1500亿美元的一揽子增长计划的一部分。但是政治家们善于进行重新包装,并且,根据有些数据,这些新资金只占所需总资金的一小部分,即使这一小部分的资金也不会立即投入到系统中来。总而言之:在对问题处理有误,经济体存在缺陷的基础上的这些补救措施来得太晚并且太微不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