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元催化剂

巴黎——

2000年,在欧元启用后不久,我曾经写过一本书,指出接受统一货币的国家必将被迫进行这样或那样的结构改革。现在,10年过去了,情况如何呢?

令人惊讶的是,第一个进行改革的是德国。由于偏向出口导向企业的环境,以及工资限制(这点尤其令人瞩目),德国开始积累巨大的国际收支盈余。收支盈余支持了德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也使其失业率一直处于欧洲最低的水平。

在其他欧元区成员国,情况就大相径庭了。“五猪”(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一度从欧元中获得过巨大的利益,因为统一货币的使用移除了与货币相关的贸易壁垒,而统一利率则使五国利率降到了前欧元时代所无法想象的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