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的终结?

纽约-这个世界对新自由主义——一系列基于市场具有自纠功能,能有效地分配资源并很好的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原教旨观念的混杂观点——并不友好。就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支撑着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该“共识”赞成私有化、自由化以及全心关注通货膨胀问题的独立的中央银行的观点。

在长达二十五年的时间里,在发展中国家之间有一个竞赛,竞赛的失败者是很明显的:那些追求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不仅失去了增长的资本;而且当它们确有增长的时候,由此产生的利益也被不成比例的分配给了那些处于社会上层的人。

 虽然新自由主义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他们的思想也没有通过另一个检验。没人能声称金融市场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分配资源上卓有成效,在那个时候,97%的投资被投入到要若干年才能看到一些成效的光纤上。但是至少这个错误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好处:随着通讯成本的下降,印度和中国比以前更加融于了全球经济。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zzrcngK/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