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拯救欧洲的真正霸权

慕尼黑—去年6月,欧盟委员会宣布其对银行重组的观点全面逆转。如今,重组受困银行的资金将主要来自债权人而不是欧洲纳税人,根据啄序规定哪些贷款人将首先得到偿付。这整套方案都值得欢迎,至少在理论上是如此。但是,在实践上,这一制度距离完美还相去甚远。

问题在于极长的里外名单使得可回收资产规模被极度压缩,以至于在很多情形中仍不得不依靠公共资金。长期的计划是,这笔钱应该来自由欧洲银行本身设立的基金。但欧元集团(由欧元区财政部长组成,并有欧盟经济和货币事务委员和欧洲央行行长出席的会议)暗示,在此之前,将由欧洲稳定性机制(ESM)填补空白,换句话说,就是由纳税人掏钱。

纳税人因此将对10万欧元以下的存款提供担保资金——相当于荷兰家庭财富中位值,或德国中位值的两倍——换句话说,欧元集团的方案无异于在欧洲实行大规模财富再分配,且其细节不为公众所理解。

将银行的有担保债务剔除出偿付啄序之外的观点也有很大问题。该方案听起来无甚危害,且不言而喻,但其实并非如此;有担保债务不需要进一步的保护,因为它已经有了担保。从这个角度看,将其剔除这一附加保护着实令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