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乐观主义者的时间表

西雅图——“乐观主义”和“现实主义”往往被用来形容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 但我认为现实的评估人类状况必须具备乐观的世界观。我特别看好技术创新改善全世界最贫困民众生活的潜能。这个信念一直支持我走到今天。

即便如此,现实仍然在特定的技术和全球发展领域拖累了我的乐观:手机未能像预想的那样为发展中国家的生活带来现实的改变。十年前,很多人相信移动设备在非洲普及将带来数字赋权的快速飞跃。但现实并未如人们所愿。数字赋权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移动技术的存在本身并不能立即改变穷人们怎样满足基本需要。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现在经过多年的投资,由于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数字赋权正经历着蓬勃发展。这其中包括日益完备的网络覆盖、功能更强的设备以及不断扩展的软件清单。随着越来越多人用上更好更便宜的数字技术,终于达到了提供银行和医疗保健服务的好处明显超过相应成本的盈利拐点。企业愿意为建设新系统进行投资,而用户也能够接受改变行为模式的过渡成本。

以肯尼亚移动银行服务M-Pesa为例,人们可以通过它实现用手机付款。M-PESA先要投资于众多的传统实体店,用户可以用挣来的现金兑换数字货币(而后再兑成现金)。这种实体设施在经济完全实现无现金化之前一直有存在的必要,而这种转型可能需要耗费数十年的时间。

没有遍地开花的现金兑换点,M-Pesa与传统的资金转移途径相比就丧失了优势。与此同时,除非M-Pesa的用户数量足以让现金兑换点赚钱,否则说服零售店加盟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自生过程正是微软在个人电脑初期曾经走过的道路。没有软件就没人会买电脑,而没有电脑也没人会编软件。微软通过演示我们的平台将如何改变规则,从而说服硬件和软件企业投注于未来的发展。

手机应用已经有许多小规模的成功试点。但像M-Pesa这样由数字技术驱动的大规模持续性计划还为数甚少,因为令必要工作超越控制试验范畴的关键部分还没有到位。

数字化医疗保健,也叫mHealth的发展相对缓慢,因为很难建立一个庞大的平台,并说服卫生系统中的所有人它值得使用。倘若一部分医疗工作者用手机向中央数据库传输信息,而另一部分人则看不到这样做的价值,那么这套数字系统就称不上完善——因此也像目前的纸面系统一样具有缺陷。

我亲眼目睹的最有前途的移动医疗项目名叫Motech,关注领域是加纳的产妇和儿童健康。携带手机的社区卫生工作者来到乡村,把刚怀孕妇女的重要信息以数字表格的形式向数据库提交。而后系统会将良好产前保健每周提示发给待产孕妇。系统还将数据发送到卫生部,让决策者详细了解国内准确细致的孕产妇健康状况。

艾滋病、结核、疟疾、计划生育、营养和其他全球健康事务工作者同样可以利用这一平台,以便实现全国医疗系统的实时信息共享和适度响应。这个梦想只有当一线工作者输入数据、卫生部采取行动、且患者使用手机上接到的信息时才能够实现。

当我们在Motech的合作伙伴谈论恼人的网络成本和用户界面简化时,我意识到事态正向好的方面发展。软件确实进入到实际应用,最棘手的难题也逐步开始凸显——这意味着系统已经证明其在实际工作中解决问题的价值,因此人们才逐渐用它取代原有的系统。这样的数字方法现在正逐步向包括印度北部在内的其他地区扩散。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十年前,人们曾说这将是个短暂的过程。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尚不具备所需的条件。现在条件正在逐渐成熟。推广特定软件可能需要十年,但由此产生的势头将推动我们不断学到新的东西。从长远来看,即使结果不能超越我们的预期,也会像我们曾经希望的那样具有革命性。最终当人们真正掌握赋权后,会利用数字技术开展自我创新,从而找到令软件开发群体始料未及的解决方案。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