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公司税难题

伯克利—如今,美国的法定公司税率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尽管实行了多种税收减免和其他优惠措施,有效边际税率——即公司需要支付的税额占美国新投资的比重——仍然是世界最高之一。

在一个资本可以流动的世界中,公司税率兹事体大,怎样投资、在何处投资等商业决策越来越敏感于此税的国际差别。美国相对较高的税率无异于鼓励美国公司将投资、生产和招聘放到国外去进行,也阻止了外国公司前来美国,而这又意味着更慢的增长、更少的就业岗位、更小的生产率改进以及更低的真实工资。

在传统智慧看来,公司税负担首先是由资本所有者以低回报率的形式负担的。但是,随着资本流动性的增加,流动性相对较低的工人正在以更低工资、更少就业机会的形式承担更大的负担。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国都在削减公司税率。由此造成的“减税竞赛”反映了日益激烈的全球竞争,争夺资本和技术秘辛以支持本国就业和工资。

此外,由于创新金融交易和合法避税机制的存在,高公司税率是一种低效率、高成本的税收收入工具。公司可以操纵其法律登记地和收入的地理源来达到此种目的,这样做的激励和空间在竞争优势取决于无形资本和知识的部门尤其强烈和广大,而这些部门正是美国经济竞争力之主要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