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拉丁区别

普林斯顿—越来越多的人用两分法看待欧洲。法国总统奥朗德一直在挤眉弄眼地意欲建立新的拉丁区,让西班牙和意大利加入法国的反对财政紧缩阵营。在这一点上,拉丁优势形成了一个更广的关于国家确保收入和创造财富、更少地沉迷于个人工作的“新教主义”的观点。

这一方案一点都不新奇。正如意大利哲学家阿加姆本(Giorgio Agamben)最近所强调的,这从战后伊始就开始了。1945年8月,法国知识分子科耶夫(Alexandre Kojève)向戴高乐将军建言新外交政策,提出要以介于盎格鲁-美利坚资本主义和苏维埃-斯拉夫马克思主义之间的“第三条道路”为基础。

但这并不是最老旧的法国欧洲观。19世纪中叶,拿破仑三世实际上建立了一个拉丁货币联盟,它包括比利时、意大利和瑞士。拿破仑把这视为单一世界货币的潜在基础。

英国经济学家白芝浩(Walter Bagehot)在当时回应说,大概会存在两大相互竞争的世界货币,他称之为拉丁和条顿。白芝浩所说的条顿似乎是指新教世界:从内战恢复元气的美国、德国和英国。他对哪种货币会胜出坚信不疑:“假以时日,一个有一个国家会进入最适合它的联盟;看看条顿竞赛中的商业活动,再看看拉丁竞赛中的死气沉沉,毫无疑问条顿货币将是最受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