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四个大麻时刻

墨西哥城—过去四个星期中,拉丁美洲和美国经历了一系列可以被称为“大麻时刻”的事件。对终结几十年来“毒品战争”的无谓流血的支持与日俱增,这些通往除罪化和合法化的进步不应该不引起注意。

第一个时刻发生在今年6月初危地马拉安提瓜岛举行的美洲国家组织(OAS)大会年会。OAS秘书长因苏尔萨(José Miguel Insulza)作了题为《美洲的毒品问题》(The Drug Problem in the Americas)的报告,之所以作这个报告,是应美洲各国首脑在去年哥伦比亚卡塔赫纳美洲峰会上提出的要求。

几乎所有OAS成员国都有专家参与报告的起草。报告分为两部分:一是出色的分析部分,而是颇可气人的关于未来前景的简报。报告本身算得上一座里程碑,因为它提供了科学地、实证地讨论问题所需的数据。此前,问题的讨论往往基于意识形态。

报告用一种吸引眼球的方式将问题予以分解:按国家分类(制造国、运输国、消费国,或兼而有之国)、按物质分类(大麻、可卡因、海洛因和合成毒品)、按这些非法物质的联系分、按每种毒品的消费、制造或交易对社会、制度和国际关系的影响分。报告还明确提出,大麻消费的除罪化合法、合理、可行,尽管它并没有建议这样做。这只是一个开始,但这个头炮打得很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