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巴拉科特的挑战

        我和一群伊斯兰堡大学的教师、管理人员和学生一道前往靠近克什米尔地震中心的巴拉科特。这个山村座落在库纳尔河河岸旁,已经被摧毁了。到处都是瓦砾和腐烂尸体散发的恶臭。老鼠横行,我不慎踩上了一只肥大的老鼠。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清理山村里和周围的混凝土残垣断壁。但是,巴拉科特村民从容不迫,鼻罩到处可见。

        但是,还是有好消息。在上星期六地震强度变得明显之后,我们仅仅是难以计数的行动起来的普通公民团体中的一个。连接曼什拉和巴拉科特的道路最终由军队的推土机打通了,两旁排满的救援车辆装满全国各地人们捐献的物资。我很少像现在这样见到巴基斯坦人们齐心协力。武装匪徒伏击救援物资,迫使士兵们手持自动武器,每个几百码一个哨位放哨。即使如此,他们也无法破坏这种气氛。

        全国各地的伊斯兰团体也来了。有的带来了救援物资;有的则向那些失去亲人和家当的人发表长篇大论,说是他们的罪过带来了这场灾难。没有人可以解释为什么上帝的愤怒尤其针对清真寺、穆斯林学院以及学校,所有建筑无一幸免,大批倒塌。也没有人说为什么数以万计的信徒们在这一神圣的斋月中被活埋。

        来自世界各地、包括美国的援助正源源不断地发往灾区。双翼支努干直升机从阿富汉的反恐战场调配过来,在位于曼什拉的圣战和武装训练营老巢盘旋,在几英里以外的地方空投食物和帐篷。这些直升机原本是战鹰,现在变成和平鸽。它们比在巴基斯坦的美国国务院信息中心发布的大量蛊惑宣传更能够极大地平息愤怒的穆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