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巴勒斯坦局势

拉马拉—要论仇恨如何引起旷日持久的暴力和战争,没有比眼下的巴勒斯坦更好的例子了。但全球政客仍然对这个问题虚与委蛇,而不愿直面它。最近在加沙发生的致命暴力事件只是生活在占领和包围之中的人民需要的不仅仅是停火、而是政治解决之曙光的又一明证:巴勒斯坦的独立从未像今天一样如此紧迫。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决定寻求在本周让联合国大会就承认巴勒斯坦举行投票,尽管以色列及其西方盟国对此极尽威逼利诱之能事。以色列阵营认为,巴勒斯坦不应该走联合国的路子,而应该继续除了摆拍照片之外没有任何意义的不对称谈判。

联合国投票(投票日正好与国际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是同一天)并不会授予巴勒斯坦完全的成员地位,而是将巴勒斯坦的地位提升到与梵蒂冈相当的水平,允许其政治领袖向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提起以色列战争罪诉讼。

巴勒斯坦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在1947年的联合国大会投票后拒绝分为一个犹太国家和一个阿拉伯国家。讽刺的是,随着加沙发射的火箭落在了特拉维夫郊区,那些支持分治的以色列人并不认为满足分治计划的另一半人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