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什么国际社会?

纽约—每当坏事发生——伊朗离拥有核武器又近了一步,朝鲜又发射了一次导弹,叙利亚内战平民死亡人数又上了一个台阶,卫星显示极地冰带融化令人警觉——总有一些官员和观察者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问题只有一个:没有“国际社会”。

部分原因在于没有任何制度将“世界”拧在一起。联合国大会是最接近的制度,但在联大,美国和中国与斐济和几内亚比绍平起平坐,对于如此组织,你也无法提起多少期望。

平心而论,二战后联合国成立时,安理会是作为大国会晤决定世界命运的机构而设立的。但即便是这个安排,也没有按计划展开,部分是因为2013年的世界与1945年已经毫无相似之处。要不然如何解释英国和法国,而不是德国、日本或印度拥有永久否决权?

可惜,关于如何更新安理会,目前尚无一致意见。类似G20的安排值得欢迎,但缺少正统性和能力,而且规模过于臃肿。结果就是“多边主义困境”:容纳更多行动方能增加一个组织的正统性,但会因此牺牲功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