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孤独症一代

圣迭戈——

不久前,孤独症还还属于罕见病例,每2000—5000名儿童中只有一人会患该病。但随着DSM IV(在全世界广为使用的精神病诊断手册)1994年出版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快,孤独症发生率就暴涨到一百分之一。最近,在韩国的一项大型研究中,这一数字进一步上升到了1/38,也就是说,总人口的3%都被贴上了孤独症标签。孤独症大爆发原因何在?我们将何去何从?

面对瘟疫,人们的本能反应是恐慌。如今,父母亲已成为惊弓之鸟,只要孩子说话交际稍迟就会疑神疑鬼。还未生育的夫妻纷纷决定不再要孩子。孤独症孩子的父母亲满怀悲伤,急切盼望找出病因。

英国医生安德鲁·威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的疫苗理论在父母中间颇为流行,许多父母开始抵制疫苗接种(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孩子因此容易患上本可避免的疾病,其中不乏非常严重的恶疾)。疫苗理论看起来很有道理,因为挨针和孤独症症状发作的确存在偶然相关性。如今,威克菲尔德的理论已被认为是完全不可信、不正确的,不诚实的科学。但孤独症恐慌是如此之大,人们对孤独症的反应是如此非理性,以至于在某些圈子里,威克菲尔德依然被尊为伪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