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理性的”人肉炸弹

哈马斯在巴勒斯坦议会选举中意外获胜使得有关谁是恐怖分子以及如何对付恐怖主义的问题变得愈发紧迫。哈马斯如何当政将表明恐怖分子以及人肉炸弹是否一般残酷无情。

自杀式袭击是测试性问题。恐怖分子的弹药库中没有比人肉炸弹更具有破坏力的了。由于严肃的分析明显地屈从于避免给攻击者任何合法理由的欲望,因此人肉炸弹也是被人误解的问题。但是,这一态度阻挡了了解人肉炸弹的真实身份、其动机以及如何才能予以阻止所急需的洞察明辨。

实际上,人肉炸弹分为两类。第一类包括那些在2001年的美国、2002年的印尼巴厘、2003年的马德里以及2005年夏天的伦敦制造恐怖爆炸袭击的犯罪分子。那些犯罪分子对于他们的直接或者间接受害者是否为穆斯林毫不在乎。他们的目标是制造恐怖并最终以虚无飘渺的伊斯兰家园的名义摧毁一种生活方式。所谓伊斯兰家园就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国度,在这一国度中可以解决今生的所有问题。

这一类型的人肉炸弹尽管难以追捕和压制,但是由于其对伦理、道德以及宗教标准肆无忌惮的蔑视而容易识别,而且其罪行容易暴露。穆斯林宗教和政治领导人具有心智上的资本来驳斥他们混沌的宗教信仰,而且可以成篇累牍地不断重复古兰经章节以及圣训,详细讲述伊斯兰拒绝暴力以及滥杀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