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路德国王仍未醒

美国剑桥—自工业化时代萌芽以来,一个一再发生的担忧是技术变革会导致大规模失业。新古典经济学家预言这不会发生,因为人们会找到其他工作,只是痛苦调整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总的来说,这一预言是对的。

自工业化时代以来,200多年的创新史为世界各地的普通人创造了更高的生活水平,与此同时,失业并没有出现大幅增加的趋势。但是,问题仍然很多,最突出的要数不平等性的波动和越来越可怕的战争。不过,平心而论,放眼全世界,人们的寿命更长了,工作时间更短了,生活也更健康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不可否认,当今技术变迁加速并从根本上深化了变革。在一片被广为引用的1983年的文章中,著名经济学家里昂惕夫表达了一种忧虑:现代技术变迁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许多工人来不及做出调整,他们将会被时代抛弃,就像汽车的出现宣告马匹退出历史舞台一样。真有数百万计的工人会经历这一命运?

随着亚洲工资的提高,工厂管理者已开始寻求用机器人代替工人,即使在中国也是如此。正如智能手机的出现助长了互联网接入的繁荣,在线购物将让大批零售业岗位消失。包络定理表明,从世界范围看,技术变迁可以轻而易举地造成工作岗位每年减少500—1000万个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市场经济一直表现出惊人的弹性,足以吸收这些变迁带来的冲击。

一个特别但具有说明性的例子是职业象棋。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很多人担心电脑迟早会压过人类棋手,到那时,象棋选手就要成为时代弃儿了。最终,在1997年,IBM的计算机“深蓝”在番棋赛中击败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很快,潜在象棋比赛赞助者就不再花费数百万美元组织人类象棋锦标赛了。世界冠军难道不是电脑吗?他们问道。

如今,顶尖象棋选手仍可以过上优渥的生活,但收入比顶峰期低了不少。与此同时,用真实值(经通胀调整)衡量,二流棋手在锦标赛和表演赛中互动获得的收入大大低于20世纪70年代。

尽管如此,还是发生了很有意思的一幕:如今,以做职业棋手为生的人数比以前多了很多。许多国家对国际象棋产生兴趣的年轻人数量出现了迷你井喷,这部分要归功于电脑程序和在线比赛的普及。

许多家长把下象棋视为脑残电子游戏的很好的替代品。亚美尼亚和摩尔多瓦等国还规定学校必须开设国际象棋课。结果,成千上万棋手如今出人意料地可以通过教小孩下棋获得很好的收入,而在“深蓝”诞生之前,只有几百人可以真正靠国际象棋为生。

比如,在很多美国城市,好的国际象棋老师时薪高达100—150美元。昨天的失业棋手如今每年可以赚到数十万美元,只要他愿意。事实上,这只是技术可以让收入更平等的一个例子。善于教棋的二流国际象棋棋手通常收入不亚于顶级棋手,甚至更高。

当然,决定象棋选手收入的市场因素十分复杂,我对情况作了大规模的简化。但基本要点是,市场自有一套没人可以预测的转变就业和机会的方法。

技术变迁并不一定是向上的,转型可能是痛苦的。底特律的失业汽车工人也许完全可以胜任医院技术人员的工作。但是,在多年以汽车为傲后,他可能不愿意做出这样的转型。

我认识一位象棋大师,20年前就以在锦标赛中赢得奖金为傲。他发誓永远都不会去干教导小孩“怎样走马”的行当。但这正是他现在的工作,而教导孩子“怎样走马”所赚的钱比他当一位颇具竞争力的棋手还要多。不过这总比去宰马场当屠夫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当然,这次的技术变迁或许与以前不一样,在将过去两百年的经验推广到未来两百年时需要慎之又慎。一方面,随着技术的进步,人类总是会遇到更加附在的经济和道德问题。但是,即使技术变迁出现了加速,也不意味着未来几十年一定会出现失业的大幅增加。

当然,因技术的快速变迁而导致失业一定程度的增加是完全可能的,特别是在像欧洲这样的地方,在那里,处处是阻碍平稳调整过程的陈规陋习。不过,就现在而言,过去几年的高失业应该主要归咎于金融危机,迟早会回归历史基准水平。人类可不是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