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人化非人的未来

华盛顿—人工智能等划时代科技进步对经济和劳动力市场运行的影响将是一个长期的热门话题。但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的新著《人类不需要申请:人工智能时代财富和工作指南》(Humans Need Not Apply: A Guide to Wealth and Work in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讨论了社会经济成本的真正规模。

关于数字革命对市场运行的一个相对著名的例子是通过“领先”其他所有人一微秒赢得巨大回报的高速交易。另一个例子是Uber等新电子做市商的价格歧视能力,它们能够榨取微观经济理论中的每一分钱“消费者剩余”。要不了多久就用可能冒出新型的加强版Uber,将汽车、公交、轮船、飞机旅行和饭店服务集合到一个超级应用中。事实上,一些汽车制造商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一个关键问题是为何好的旧竞争没有迅速吞噬这些利润。答案常常在于商业模式。公司通过大量贷款启动,累积大量固定成本,并且一开始以亏本的低价进入市场。这使得它们能够在几乎没有竞争的情况下扩张,直到建立起事实垄断。然后,它们开始提高价格,相对自由地实施价格歧视。

卡普兰指出,亚马逊就是这么做的。它首先实现了庞大的规模,这使得它可以在各地储存尚未被订购的产品,从而削减运输成本。如今,它能够提供迅捷的免费送货,这是小公司无法与之竞争的。此外亚马逊还拥有复杂的算法,可以制定利润最大化价格,并且其主宰地位相对稳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