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叙利亚时间紧迫

马德里——成千上万涌入欧洲寻求庇护的男男女女令欧盟面临着严峻的现实。首先,很多欧盟成员国并未全部履行其相互义务和国际法义务。其次,欧盟在叙利亚内战问题上的立场不可持续。再说得明确一点:未能开展叙利亚和平工作的错误和赶走试图逃离迫害的难民一样严重。

欧洲庇护法的缺陷及其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但今年头八个月350,000名跨越欧洲边境的难民和在逃亡欧洲途中超过2,600人被淹死让我们睁开了双眼。这些难民所面临的惨无人道的境况不可接受。

现在,除了因经济危机造成的所谓“南北”分裂、英国有可能退出欧盟以及希腊的危急局势,新的东西裂痕又在欧洲出现。欧盟无法承受有更多的裂痕出现。因此必须用尽一切办法迫使其成员国按国际法和欧洲法的义务行事。

叙利亚维和问题也必须有同样的紧迫感;毕竟,难民是该国长期、残酷、多方位战争的产物。叙利亚的局势之严峻怎样强调都没有夸大之嫌。冲突自2011年开始以来已经带来了超过400万难民,还有约8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超过200,000人死于战乱。客观一点看:2011年生活在叙利亚的2,200万民众中有半数不是死亡就是流失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