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成人猪流感

普林斯顿——没有人知道猪流感(H1N1)传染病将如何发展。它是会继续传播,还是会自行消失?它会不会在北半球的炎炎夏日暂时退避三舍,然后又在入秋之后卷土重来?猪流感病毒危害是会变得更加严重,还是会继续不温不火?流感专家们对这些几乎一无所知。

可以肯定,公共卫生官员可能会在向公众解释这种具备潜在威胁的新型疾病时出现错误。尽管他们具有丰富的病毒学和公共健康知识,但他们对怎样面对公众告知风险(和怎样倾听公众意见)却几乎一无所知。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因此我编写了这本猪流感风险交流入门,列举了公共卫生官员在向公众讲解这种新型疾病时 不该 怎么做。

1. 不要假装有信心. 没有人喜欢不确定性,我们都希望专家完全了解要发生的事情。但坦率地承认心里没底比假装信心满满更能让我们放心。如果卫生专家肯定地告诉我们会发生X,结果却出现了Y,我们就会对他们的领导能力失去信心。聪明的官员会针对猪流感的不同情况制定相应的计划,并且知道可能会出现意外,迫使计划发生改变。他们应该把实话告诉我们。

2. 不要过度保证. 到目前为止,猪流感传染病的危害还不算太大。但即便最温和的流感病毒也能夺去很多人的生命,特别是对那些患有其他疾病的人。专家们对新的H1N1充满了忧虑,担心病毒会变异为威胁更大的品种。但就像一位苏格兰官员所说的那样,官员们没完没了地强调公众“绝”无必要担心。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甚至可能产生相反的后果。即使在情况恶化之前(如果情况确实恶化),人们也能察觉出这是“虚假的安慰”,而不是实言相告。如果不相信官方会将惊人的消息坦率告知,我们就会更多地依赖谣言。如果不相信官方的过度保证,我们就会变得更加警惕。

3. 不要担心恐慌. 紧急情况下实际很少发生恐慌。尽管人们可能会感觉慌乱,但几乎总能控制自己的行动。但领导人害怕自己无法阻止民众陷入慌乱的“慌乱恐惧症”却既常见又有害。在“慌乱恐惧症”的驱使下,官员们发表过度保证声明,压制或推迟惊人消息的公布,并轻蔑地谈论公众如何“丧失理性”、“歇斯底里”或“慌作一团”。如此轻蔑的说法进一步减少了信任。

4. 不要理睬制造恐慌的指责. 官方的任何说法都不大可能真的造成恐慌,但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有可能招来制造恐慌的指责。甚至连官方做出过度保证的时候,那些接受不了任何公众担忧迹象的批评者也时常会指责他们制造恐慌。如果那样的批评声避免不了,官方就应该一笑置之。太多的官员因为对公众的风险警告不足而丢掉乌纱帽,却很少有人因为过度警告而承担什么后果。

5. 不要抗拒适应性反应. 尽管真正的恐慌非常罕见,但人们需要时间来适应新的风险却再自然不过——而猪流感对我们所有人都属于新鲜事务。我们无法逃避风险沟通专家所说的“适应性反应”阶段,在上述时期内我们可能暂时变得过度焦虑和敏感,甚至可能采取技术上没有必要或不成熟的预防手段。适应性反应虽然短暂,但却非常有用——它是对可能发生的困难在认识、逻辑和情感方面的一次预演。卫生官员应引导人们度过适应性反应期,而不是强行要求他们越过这个阶段。

6. 不要过度推销政府作为. 如果让我禁止官方声明中的某个用词,我会首选“一切尽在控制”。(“没有必要恐慌”紧随其后排在第二位。)专家认同可以控制疾病的传播速度,但不同意能“彻底遏制”。承诺或暗示能把传染病挡在国门之外或一旦传入将被立即消灭的官员今后将面对公众的怒火。

7. 不要过度推销公众作为. 让民众参与是不错的风险沟通。行动让我们有控制感,帮助我们消除恐惧。如果H1N1变得更严重,可能做过准备的比没有准备的人处理能力更强。但洗手和咳嗽时用手掩住口鼻这样的卫生建议只能小有帮助。如果我们各尽其力流感会传播得慢一点,但这并不妨碍它继续传播。“虽然效果未必很好,但舍此之外别无他法”在让人们采取行动时与“这样做可以防止流感”的效果一样好——而且真相永远比夸张更为持久。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8. 不要乱提要求. 公众无法执行的建议措施不但不能增强信心,而且还会让人感到无助。在缺乏清洁用水的地方,官员们不宜敦促民众洗手。他们应该在强调不可能在疾病流行期完全避开人群的情况下,建议有潜在健康问题的城市居民“避开拥挤场所”。

9. 不要忽略教育时机.   在发展中国家,猪流感(到目前为止)还远不像其他传染性健康威胁那样严重,因此主要的风险教育目标应该是协助民众度过适应性反应期,采取切实可行的预防措施,而后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其他重点问题上。但是在发达国家,人们却应从猪流感的爆发中吸取两个长期教训:(1)流感比很多人想象的还要严重。(2)最终,某种严重传染病将会流行,无论是不是H1N1,我们都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尽力做好准备。北美卫生官员基本错过了这次难得的教育机会。除这两个教训外,很多人“知道”(或者错误地认为)传染病不过是纸老虎,而卫生官员不过是恐慌制造者。我们真心期待其他地方的官员能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