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瑞典之耻

发自维也纳——上个月,瑞典城市马尔默的唯一一座犹太教堂被人投掷了易燃物品,打碎了3块玻璃。就在事件发生的前一天,有人在教堂留下了炸弹警告。而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发生了一起针对同一所教堂的袭击事件。

数月以来,当地的犹太人都感觉到周边的环境越来越充满敌意,许多人声称自己不敢身穿任何标示其犹太身份的服饰上街。而在年初,丹尼尔·施瓦门撒尔就在《华尔街日报》上用最直白的语言阐述了犹太人恐惧的原因——“去年,一伙高喊着‘Sieg Heil’(德文意为‘胜利’,法西斯分子见面时的用语)以及‘希特勒,希特勒’,主要由穆斯林组成的暴徒向在城市中央广场和平声援以色列的一小队犹太人投掷瓶子和石块,而那些到犹太教堂作礼拜的人,以及学校里的犹太孩子都经常被称之为‘臭犹太人’。”

据马尔默市警方称,2009年在本市发生的115宗种族仇恨犯罪中有52宗是针对犹太人或犹太机构的。反犹太主义正在卷土重来,而马尔默事件仅仅是反映瑞典全国现状的一个极端例子而已。

回想起来,正是瑞典销量最大的报纸《Aftonbladet(晚间消息)》在去年登载了一篇极度血腥的诽谤犹太人的报道,声称以色列军人一直都在杀害巴勒斯坦儿童,并取下器官拿到黑市上贩卖。而瑞典政府对此报道的反映却异常冷漠,甚至有推波助澜之势:当瑞典驻以色列大使在大使馆网站上刊登告示,试图将瑞典与这种耸人听闻的诽谤划清界限之时,她在斯德哥尔摩的上司却为此暴跳如雷,并命令她撤销告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