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阴魂不散

纽约—长期饱受争议的1933年格拉斯-斯蒂格尔(Glass-Steagall)法案——规定吸纳储蓄的商业银行与交易证券的投资银行必须分业经营——再一次进入了新闻中心。分业经营曾经是美国不同寻常的银行监管史(大概是发达世界中最不同寻常的一段监管史)的象征。

美国银行监管规则长期让美国银行局限在小型地区银行的范围里(无法跨越州界开设分支),这与欧洲和日本银行形成了鲜明对比。同时,美国银行的业务能力也受到了限制(禁止银行混业经营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业务)。这些加在美国银行头上的限制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国会撤销了这一监管结构的大部分内容为止。如今,新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思想卷土重来,而且不再局限于美国。

上个月,花旗集团前CEO桑迪·维尔(Sandy Weill)称允许商业和投资银行合并是一个错误。而正是这个桑迪·维尔,当年通过游说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在就了今天在同一块招牌下兼营保险公司、证券经纪行和传统吸储银行的花旗集团。事实上,当年维尔先促成了花旗和某大型保险商的合并意向——当时,根据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这是非法的——然后设法推动了该法案的废除,从而让合并得以成行。

英国也在经历类似的争论。由牛津大学经济学家、前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约翰·威克斯(John Vickers)爵士牵头的委员会想将银行的零售业务与风险更大的交易和投资银行业务“隔离”(ring-fence)。隔离与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中的分业(separation)有所不同——后者连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同属一家银行也是禁止的——但精神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