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未来导向的美国财政政策

纽约—终于,美国总统选战的共和党候选人开始关注经济了。中等收入选民对财富不平等问题日益焦虑,社会福利与医疗保险的不可持续性日益为人所知,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问题不可不谓无比重要。不幸的是,这两个关键问题之间的联系受到的关注仍然不够。

事实上,解决社会安全与医疗保险的问题是解决中产阶级烦恼的关键。但财政政策进步论者顽固地认为必须用提高富人税率来为其他所有人提高收入。

收入再分配也许对于某些人很有吸引力——包括(在较小程度上)支持一个淡化版本政策的共和党人,该政策用相对较高的边际税率支持扩大家庭援助——但这只是愚人金。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一篇最新文章显示,提高边际税率对于降低美国收入不平等几乎毫无用处

类似地,提高税率无法解决社会安全与医疗保险负债高企、入不敷出所造成的问题。保持这些计划现有形式不变需要对中等收入美国人大量增税,其幅度足以摧毁经济增长,同时还必须继续削减国防、教育和研究方面的政府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