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否应该谈论人种和智力?

    纽约,普林斯顿—基因和智力的交汇点是一个智识上的地雷阵。哈佛大学前任校长萨莫斯在2005年试探性地从基因的角度解释为何哈佛大学难以招募到数学和物理学教授的时候就触发了一次爆炸。(他并没有说平均而言在这些领域男子比女子更为有才华,而是说人们有理由相信男子与女子相比,要更为有可能出现在这些领域的能力的最高和最低两个极端。当然,哈佛大学只任命那些在最高端的人。)

    现在,我们当今时代最为杰出的科学家之一更为笨手笨脚地误入这一地雷阵,其结果可想而知。因描绘DNA结构而分享1962年诺贝尔奖的沃森十月份在伦敦推销他的回忆录<<避免让人厌倦以及终身致力科学得出的教训>>。在接受伦敦星期天报采访的时候他说他对于非洲的前途感到渺茫,因为“我们所有的社会政策都建立在这一事实基础之上,也就是非洲人的智力是和我们一样的,而所有的试验都说明并非如此。”他补充说他希望人人平等,但是“那些不得不与黑人雇员打交道的人发现并非如此。”

    沃森试图在随后与独立报的采访中澄清评论,他说:“当今社会最大的愿望就是假定平等的理性力量是全体人类的遗产。这可能如此。但是仅仅希望如此并不足够。这并非科学。质疑这一点并非是种族主义。”

    沃森说质疑这一假定本身并非是种族主义,这是对的。种族主义者对于某一特定人种有一种负面消极的态度。试图了解事实并非有什么种族主义。但是,当对于事实的观点缺乏坚实的科学基础的时候就加以宣扬就会引起种族主义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