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医学实验的严重伤害

媒体、立法者以及其他组织经常对临床研究违反人权以及违背伦理提出关切。这样的事例层出不穷。在巴西的一项研究中,让100只可能携带霍乱的蚊子叮咬人体实验对象。一名法国医生在没有高危手术通常所需要的研究情况下进行了换脸手术。一名18岁的研究对象在一个基因治疗试验中死去,在他死后发现了大量临床试验漏洞。

仅仅在几个月前,在伦敦的一项临床试验中,首次服用一种药物导致六名人体实验对象身患重病。两名志愿者死亡。这些志愿者得到了几千美元来参与这一实验。

普通公众知道临床研究试验,但是并不知道研究中所采用的研究对象数量要远远大于临床试验。尽管某些与研究有关的死亡事例被大众传媒所报道,研究中的实际死亡数量要更高。由于缺乏有效的报告,甚至连监管当局和专家们都并不知真实的死亡数字和负面事件。

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自然也就需要更多和更好的医疗,结果就是人体研究对象数目庞大。没有任何一个单位记录在美国或者世界范围内所有用于研究的人体对象遭到滥用的实际程度。我曾经估计,仅仅在美国就有超过两千万的人体对象,其中一半是药品试验。在世界范围内,这一数字可能超过五千万,大约一半用于药物研究。这些惊人的数字对我们的公民和政府而言是一个重大严肃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