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个人与城市

发自北京——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事件是什么?虽然每个年代的侧重点各有不同,但如果用世纪为单位来衡量的话,那么人类的城市化肯定是一个有力的候选项。现在全世界已经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而1800年时只有不到3%。预计到2025年,仅中国一国就将拥有15座人口超过2500万的“超级城市”。那么那些社会批评家们的忧虑又是有道理的吗?在大城市中生活的人们是否将遭遇那种相互疏离的原子化孤独?

诚然,城市无法提供乡村或者小城镇中特有的那种浓郁的社区感,但它却孕育着另一种不同的社区形式。人们经常为自己所在的城市感到自豪,并想方设法培育自身特有的市民文化。

城市自豪感这种东西拥有悠久的历史。在古代,雅典人用自己城市的民主气质来定义自己,而斯巴达人则以本城的军事纪律和强大实力为荣。当然,如今的城市区域已经变得巨大,分散以及多元化,因此如果说一座城市拥有一种足以影响其居民集体生活的精神气质,那未免会令人生疑了。

但举例说来,北京和耶路撒冷之间的区别说明其实这种气质是存在的。虽然两座城市都是围绕着一个核心而用许多同心圆构建起来,但耶路撒冷的核心体现了精神价值,而北京则意味着权力。同时城市气质的塑造作用比领袖人物更为强大。北京吸引了中国最顶尖的政治评论家,他们不喜欢讨论那些单调的宗教议题,而耶路撒冷的社会评论家则致力于解读那些将人们团结在一起的宗教。在两个城中虽然都有人对主流意识形态的某些特定原则表示不满,但很少人会批评城市气质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