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限制安理会否决权

巴黎—2001年,法国提出一项议案,建议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规任理事国(“五常”)自愿在群众暴行(mass-atrocity)犯罪问题上克制使用否决权。如今,在联合国即将迎来70周年纪念之际,法国总统奥朗德政府再次积极追求这一议案。这一安排真的管用吗?

不难预见,对该议案的最初反应是排除了它的可能性。澳大利亚战时总理奇夫利(Ben Chifley)有一个著名的论断:“君子协定的麻烦是找不到足够的热血君子。”

特别是,你很难认为俄罗斯和中国会同意这一议案。比如,自1946年以来俄罗斯共100多次行使否决权——其中2011年以来的最近四次都是生气地驳回试图停止叙利亚大屠杀的决议。

行使过80余次否决权的美国(其中近几年来在于以色列有关的问题上更加频繁地使用否决权)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尽管其对种族灭绝及相关案例的立场还是颇为强硬的。只有英国(和法国一样,最后一次行使否决权是在1989年)表现出支持法国议案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