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俄罗斯通往帝国的管道

一个月前还是德国总理的施罗德已经同意就任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这是一家正在修建从俄罗斯跨越波罗地海到德国,然后穿越西欧的天然气管道公司。如果在其他许多国家,施罗德将会被指责为犯有利益冲突的罪刑。目前,俄罗斯威胁,如果乌克兰不屈从于俄罗斯的国有天然气公司GAZPROM的要价,它就会切断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因此,施罗德明显的道德错误就更为严重了。

俄罗斯的战略目标是显而易见的。目前,由于俄罗斯某些最大的天然气管道经过乌克兰,所以,切断乌克兰的天然气意味着同时也切断欧洲大部分的天然气供应。这一新管道包围乌克兰、波兰当然还有波罗地海三国,将会为俄罗斯在寻求地区影响力的过程中提供更大的手段。当普京总统以及他的前克格勃刻板的同僚们决定在多大程度上挤压俄罗斯的后共产时代的邻国时,将不必再担心西欧了。

欧洲果真应当向普京提供这种新的帝国主义武器吗?更为严重的是,俄罗斯会不会将这一武器转向瞄准受能源问题困扰的欧盟呢?一位德国前总理将领衔一家可以为俄罗斯提供手段操纵欧盟经济的公司本身就表明,在普京的新帝国主义野心面前,欧洲危险地自满。

当然,俄罗斯媒体知道欧洲正日益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实际上,它们陶醉于此。俄罗斯的社论说,在我们联合并增加了我们的共同天然气生意后,欧洲将会对人权问题保持沉默。普京通过致力于执行他所称的“独立政策”来更为婉转地表达这一立场。他此言的意思是,俄罗斯“独立于”西方民主国家的道德和人权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