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先锋苏格兰?

伦敦—我相信苏格兰人是明智的,因此我认为他们会在本周的独立公投中说“不”。但是,不管公投结果如何,民族主义的崛起已成为苏格兰和欧洲其他地区的一个壮观景象,这是政治主流有恙的一个病症。

许多人现在认为,组织我们的事务的当前方式不值得绝对的忠诚;政治制度导致关于经济和社会替代方案的严肃讨论无从进行;银行和寡头统治着国家;民主只是挂羊头卖狗肉。民族主义许下一个摆脱根本不是替代方案的“明智”替代方案的办法。

民主主义者可以分为两大类:真正相信独立能摆脱行不通的政治制度的人;以及利用独立威胁迫使现有政治体制让步的人。无论如何,民族主义政客都有一个巨大的优势,他们必须要务实的计划:所有好东西都会随着主权的到来而到来。

尽管自二战以来,民族主义政治就一直被经济繁荣和战前恐怖的记忆所抑制,但欧洲为其复苏提供了温床。这不仅是因为欧洲经济的长期萎靡。这是因为,几乎所有现有欧洲民族国家都有在地理上集中分布的种族、宗教或语言少数群体。此外,这些国家融入欧盟——一种自愿加入的帝国——这对其公民的忠诚构成了挑战。因此,民族主义者要么打着欧洲的旗号反对祖国,要么打着祖国的旗号反对欧洲帝国。